不是所有残障考生,都有魏祥那样的Happy Ending

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是国内首家移动端新闻“日刊”,由《Vista看天下》主办,每日出版,提供最重要的新闻深度解读、最精彩的封面故事报道,并为读者引入有价值的新闻话题讨论。

最近甘肃残疾考生魏祥“请求带母读清华”的故事,温暖了无数网友的心。但回顾过往,高校向残障人士抛出橄榄枝的事情,其实是少之又少的。许多身残志坚的考生,即使取得了优异成绩,也会因身体原因被拒之门外。


这两天,一个来自甘肃定西,名叫魏祥的重度残疾高考生的信在网上热传,为方便顺利地完成学业,他请求清华大学提供一间“陋宿”,让自己和母亲居住。魏祥父亲因患重症于2005年去世,留下母子相依为命。


清华招办主任在网上看到文章后,第一时间留言回复称为他提供一切尽可能的资助,清华招办也通过微信公众号回信了《人生实苦,但请你足够相信》一文。魏祥成功被清华录取,而且解决了自己母亲一起读书需求问题,得到了皆大欢喜的结果。


清华大学甘肃招生组组长赴定西看望慰问魏祥母子。(网络图)


但他可能只是少数幸运儿之一。通过以往案例,我们早已看到太多与他截然相反的结果,可能也有不少人因为身体的原因,被很多高校拒之门外。


高考体检,就是一道足够让很多特殊学生群体遭遇非正常待遇的巨大坎坷,比如2014年,福建漳州双腿残疾的考生刘婉玲,以文史类549分的高考成绩报考福建江夏学院,达到了学校的投档线,但最后仍然被退档,原因是其体检结论为“不合格”。


她的同学们只好通过微博为其寻求帮助。最后在福建省领导指示下,经省教育厅、省教育考试院积极协调,才进入了厦门大学嘉庚学院。


还比如去年,河南洛阳学生宋奕辰高考中取得了610分的成绩,高出省理科一本线87分。因患先天性黄斑病变,双眼视力仅为0.04,存在阅读、书写障碍,但他第一志愿填报的天津中医药大学,却以“患有轻度色觉异常(俗称色弱)者,医学类各专业可不予录取”这条规定为由,决定不录取宋奕辰。


十多年来,宋奕辰及其父母坚信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学中医,学中医后,或许还能有口饭吃,能自己给自己治病,还能帮助跟他有同样病情的人。


魏祥母亲夏瑞云去学校接魏祥回家。(网络图)


但他们无法实现这个合情合理的想法,最后只能补报了东北财经大学的法学专业,这让宋奕辰的父母发出“真不是我们任性,是命运没有给我们选择权”的感叹。


所以,我们在为魏祥和清华大学感动之余,还需要看到更多的“魏祥”,并没有这样的Happy Ending。


而即使是魏祥,他未来的大学生活,也依旧面临着各种困难和挑战。单是转场到不同的教室上课,就是一种其他同学无需经历的巨大困难。


中国大学里,无障碍设置并不完善。(网络图)


在中国大学里,无障碍设置并不完善,很多宿舍、图书馆、教学楼又没有电梯等设备,这对于行走不便学生来说,都是一个个巨大的挑战,他们的求学之路比起其他同学,是充满艰辛的路程。


而这些艰辛,我们本可以通过更好的人性化设置、更多的细节帮助他们克服的,而不是只能他们默默去承受。


近些年来,中国的教育系统开始大力推行的融合教育,让身患各类残障的学生与健全的学生一同学习、生活,能接受高质量的普通教育,而不是把都他们隔离到特殊学校,让他们和同侪建立新的社会关系。


同时,让其他同学能够接触到残障群体,通过深入的交流交往,更了解和关心这个群体,对于普通的学生和特殊生的学业及社会性,都是十分有益的,也符合国际上普遍倡导的理念。


当然,融合教育背后,是当下最为严峻的现实:没有足够的资源及支持系统,以提供学生所须的服务。就像魏祥考上了大学,却并没有原本就存在的适宜他这类情况的宿舍,还需要他写公开信去恳求。


除了现实中有形的各种障碍,还有人们心中无形的歧视、排斥、欺凌,这都会给残障人群造成很大的伤害。


当然,不仅是高校,这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系统的问题,走出校门,魏祥们将会遭遇更艰辛的路程,从生活到就业,他们都将寸步难行。


这也是为什么诸如《中国的残疾人去哪里了?》的文章让人看到心有戚戚,中国的大街上,几乎看不到残疾人的身影,但这并不是中国残疾人少。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,中国残疾人数量已高达8296万人,目前已达8500万,约占中国总人口的6.21%——这堪比一个中等规模国家的人口总量。人们之所以看不到他们,是因为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害怕出门,或者根本出不了门。


中国残疾人在教育、就业等各种方面受到的种种限制,2014年的一项数据表明,在8000多万残疾人中,仅有2100万人(400万城市居民和1700万农村居民)成功就业,而且就业渠道和就业类型也十分有限。


所以,从当下诸多关涉残障群体的新闻中,我们看到的当下中国社会对于残障群体的不友好,从基础设置到社会系统再到人心歧视,残障群体被迫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社会隐形人群体。


魏祥是幸运的,但我们也需要透过魏祥的幸运,去正视更多的不幸之人。


一个社会的文明,是以如何对待弱势群体来标记的;一个社会的温度,是以如何关怀那些生活不幸的人来衡量的。


只有更多的魏祥,都可以安心顺畅求学、生活、就业,有更多如清华大学这样人和机构温暖善待残障群体,实现社会融合,中国才能达到真正文明社会。




更多智库内容

重磅 | “英国人最后的挣扎”——解密香港回归前的中英博弈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安文彬直言不讳地对英方代表说:“香港已经被你们占领了150多年!而现在我要的只是2秒钟!”>>>


观点 | 爱看美食视频?或许真的不是因为你是个吃货

从日本的大胃王木下到中国版的密子君,在直播内容日益丰富的现今,为何简单的直播吃饭却能有一席之地?>>>



dafa888casino网页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